• <nav id="uiegw"></nav>
  • “十四五”煤控之路怎么走 —專家建言構建以可再生能源為主的“電力新基建”體系

    2020-12-02 09:13:54 來源:中國科學報 分享到:

    以煤而富,也受煤所困,因煤而憂。煤炭作為我國基礎能源和工業原料,為國家能源安全和經濟社會的發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與此同時,“碳中和”的目標倒逼煤炭生產和消費方式變革,煤炭行業機遇與挑戰并存。

    近日,以“建言‘十四五’:繼續實施煤控約束性指標”為主題的第七屆中國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和能源轉型國際研討會在京召開。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副院長嚴剛強調,煤炭消費率先達峰是中國實現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達峰的先決條件。

    華北電力大學教授袁家海告訴《中國科學報》:“在碳排放約束下,煤電退出市場是個必然過程。同時,不論是基于緩解新冠疫情對經濟的沖擊,還是實現電力系統高質量發展,構建以可再生能源為主的綠色、靈活、高效、智慧的‘電力新基建’體系,是實現東西部地區共同發展的有力推手。”

    “脫”碳先“脫”煤

    近日,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五屆理事會第四次會議發布的《煤炭工業“十四五”高質量發展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指出,“十三五”期間,煤炭行業取得了重大進展和一系列成果,但也面臨著突出的矛盾和問題,推動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亟待政策支持。

    其中,煤炭保水開采、充填開采等綠色開采以及煤炭高效洗選、高效燃燒與清潔轉化技術,是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的有效途徑,但相關支持性政策和稅收優惠政策不明晰、落實難。此外,全國煤炭生產向晉、陜、內蒙古等地區集中,全國煤炭產能總體寬松與區域性、品種性和時段性供應緊張的問題并存。

    自然資源保護協會高級顧問、煤控研究項目核心組成員楊富強表示,“十三五”期間中國煤炭消費占比呈明顯下降趨勢,但目前57%的占比仍然過高;煤炭消費仍是中國空氣污染和碳排放的主要來源,中國亟須加速擺脫煤炭依賴。

    在楊富強看來,“十四五”規劃是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的第一個五年規劃,具有十分關鍵的作用。

    隨著全球能源轉型,多國陸續提出“棄煤”時間表:法國計劃于2021年關閉所有的燃煤電廠;英國決定于2025年前關閉所有的煤電設施;芬蘭決定到2030年實現全面禁煤;荷蘭將在2030年前禁用煤電;德國最遲于2038年關閉所有的燃煤電廠。

    “煤控不是控制經濟的發展,而是促進經濟和就業的高質量發展。可再生能源成本的下降及碳排放約束的加緊會促進經濟轉型,能源消費從煤炭煤電轉移到可再生能源和服務業,原來煤炭開采和發電行業的工作人員會轉移到服務業等。”楊富強表示。

    “煤控”要穩中有降

    “十四五”時期是落實能源安全新戰略思想、實現2030年前碳達峰的關鍵時期。“‘十四五’應加大煤炭消費控制政策和措施力度,大力實施‘煤改電’,重新審核已批煤電、煤化工項目,從嚴控制煤電、煤化工發展規模等,到‘十四五’末,努力實現煤炭消費量與2020年相比穩中有降。”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主任徐華清建議。

    對此,嚴剛強調,在生態環境的約束下,“十四五”期間應持續推進北方地區清潔取暖,繼續實施重點區域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多措并舉加大低效高污染煤炭替代力度。

    具體而言,“‘十四五’期間,應確保將煤炭消費占比降低到50%以下,力爭2025年左右達到碳排放峰值,全國PM2.5的平均濃度達到30μg/m3,并在重點部門和地區設立‘十四五’煤控、碳達峰和空氣質量治理的時間表和路線圖。”楊富強表示。

    “從能源轉型過程來看,煤電的地位會經歷從主要到次要,再到退出的過程,也是煤電從主力電源到主要承擔調峰和備用的過程。”袁家海從未來煤電發展的角度向《中國科學報》分析道。

    他指出,“特高壓通道應該主要輸送清潔電力,增加以新能源為主體的非化石能源開發消納,不能打著清潔電力的旗號來輸送煤電。”

    具體而言,首先退出市場的是燃煤發電機組,新建煤電的規劃應該明確傳統能源和新能源、基礎電源和調峰電源以及源網荷各個環節的分工定位。其次,隨著新能源接入電網,煤電的遠距離輸送應該盡可能減少,優化存量煤電,布局靈活的煤電,使其充分發揮調峰和備用功能。

    此外,建設特高壓應該優先考慮可再生能源電力開發消納,優化配置全國能源資源。支持“風光水火儲一體化”“源網荷儲一體化”的跨區消納模式,以及傳統的“風火光打捆”特高壓輸送模式,打破省間壁壘,加強國家電網與南方電網間的輸電通道規劃研究,實現相鄰電網互聯互通。

    實際上,征求意見稿也指明了“十四五”的煤控之路,要提高礦區地質保障程度,加大大型整裝煤田地質勘探與評價工作力度,加大生產煤礦深部區勘探力度;優化煤炭資源開發布局,科學評價14個大型煤炭基地的資源稟賦、先進產能建設、環境容量等,合理分類確定大基地功能,優化開發布局,提高保障能力。

    此外,要深化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煤炭科技創新發展,加強對煤炭綠色智能開采、煤礦重大災害防控、煤炭清潔高效轉化等基礎理論研究,強化煤炭科技原始創新能力;促進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推動煤炭智慧物流體系建設,發揮5G、大數據、信息化和智能化技術優勢,推動現代化煤炭市場交易體系建設。

    發展電力新基建

    信息基礎設施、融合基礎設施、創新基礎設施等為主要內容的新基建備受矚目,而新基建的重點建設領域都需要電力發展的支持。

    “狹義而言,‘新基建’是指以科技創新、產業升級為核心的領域,廣義而言,是指未來增量空間較大的行業,即‘補短板’領域,電力轉型即是補能源高質量發展的短板。”袁家海解釋道。

    在袁家海看來,受疫情影響,以煤電為中心的電力傳統基建投資動力顯著抬頭,以不可再生資源和投資驅動的電力傳統基建模式,可以明顯帶動投資,拉動就業,“但背離了能源轉型要求”。

    因此,他認為應堅定走電力新基建之路。“電力新基建是服務于能源安全、能源經濟、能源轉型的電力部門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是符合能源轉型和綠色發展要求的,更加清潔、低碳、高效、智慧轉型的能源體系,長期來看,電力新基建彌補了欠發達地區和弱勢領域短板。”

    對于電力新基建的發展之路,袁家海指出應重點關注電力行業的六個領域。一是以光伏、風電為代表的清潔能源將迎來新一輪的發展機遇期;二是電力儲能應用將逐步具有競爭優勢;三是新基建項目部署中既有能源建設項目,也有能源需求項目;四是電網將不斷向分布式和扁平化方向發展,提升配電網服務水平是必然要求;五是電力發展需要強大數字電網的支撐;六是通過煤電延壽、靈活性改造的方式優化利用存量煤電,協助解決電力安全、系統靈活問題,避免加重投資負擔。


    分享到:

    相關新聞

    韩国做爰片在线观看